穆寨之戀
2020-10-16 10:22來源: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劉婧媛

  “綠翠驪山煙幕間,西陽畫卷似江南”是古人吟詠西安驪山的詩句,這座曾見證中華民族悠久歷史的名山,在眾人心裏,一直是錦繡與繁華的代名詞。

  在驪山東麓,猶如巨龍一樣盤踞着偌大一個嶺子,相傳北宋時期叱吒風雲的巾幗英雄穆桂英曾在這裏安營紮寨,嶺子因這位奇女子而得名,叫穆柯嶺。穆柯嶺山川秀美,綠意葱蘢,然而多年來,這裏仍舊沒有改變貧窮落後的面貌。

  市民政局幹部劉志泉來穆寨街道尖山村當第一書記,已經有七個年頭了。他剛到穆寨沒多久,就給這裏寫了一首歌。“穆寨就是我的家,那一天手拉手去看蘆葦花,白浪婆娑訴説着我的心裏話,潔白的花海是愛的無瑕……”當這首情意綿綿的曲子在穆寨的大喇叭上反覆吟唱時,當村民們知道劉書記竟然自掏腰包拿出兩千元為這首歌譜曲時,簡直覺得不可思議,老人們在村道上憤憤地道:“瞎掰掰,不幹實事!”年輕人則猶疑地看着成堆垃圾和破爛的村舍嘆道:“方圓百里爛尖山,唱得那麼好有什麼用?”

  尖山村52户人家,僅貧困户就有39户。這裏的缺水貧窮,超出了自小在農村長大的劉書記的想象。村裏村外常年堆積的垃圾,用挖掘機清運了三天,貧困户姚紅,每天吃的是硬鍋盔泡水。處處在等錢救濟,劉書記卻拿那麼多錢去唱歌?

  劉志泉下定決心給村裏打口井。他同街辦同志、村幹部一道迎着寒風,踏着野豬的腳印,跑遍了附近的七溝八梁,尋找水源。每一次回民政局申請資金,他都這樣説:“我們村要脱貧,沒有水不行,我們村要種樹,我們村要養兔……”每一次去找水利局的同志批項目,他張口就是:“我們村吃水確實困難……”

  來來回回70多趟,跑細雙腿,磨幹嘴脣,在劉志泉的不懈努力下,2013年,上級投資50萬元為尖山村打了350米的深水井一眼,並修建了蓄水池、農田水利灌溉設施。尖山村徹底告別了靠天吃飯的歷史,並且開始種核桃樹栽花椒樹、養兔養豬……劉志泉和民政局的幹部們一起,給村道上遍栽櫻花,給貧困户蓋房修屋……劉書記常説:“你對羣眾有多親,羣眾對你就有多親。”

  尖山村變了樣,劉志泉又被派到穆寨街道的姚坡村擔任第一書記。在姚坡村,劉書記還是按自己的“約法三章”來開展工作。誰家日子最窮,誰家吃的最差,誰家住的最破,他就去誰家。

  2013年,劉書記回家途中,因為天黑路陡,一不小心車子翻到了穆柯嶺的山溝裏。這次事故,他幸運地死裏逃生,車子卻幾乎報廢,身體還沒休養好,他就急着出了院。在兔棚建設過程中,劉書記連續45天吃住在村裏。有一次,姚坡村的村民不慎將麥茬地點燃,他一馬當先奔到火場,帶領村民們滅火,眉毛燒了,手心滿是血泡,但緊挨火場的幾百畝果園保住了。

  2018年年底,劉書記在春節放假前最後一次回村。和西安城的繁華熱鬧相比,山裏靜靜的,路上杳無人影。快到村口,突然,他停下車,心裏“咯噔”一聲,不好了……

  前面一個靠近公路的山頭,撲簌簌往下落土塊,隨時都會有塌方危險,他馬上打電話租來挖掘機排險。險情排除後,劉書記來到村裏,慢慢地轉了一圈。山村此刻無比喜慶,家家户户門前貼着對聯,掛着紅燈籠。他知道,127户人家,家家年貨豐足,回望山村一眼,他放心地回家過年了。

  七年的真情付出,七年的不懈努力,如今,穆寨這片土地上已經生機盎然,街道整齊乾淨,村舍綠樹白牆,環顧四野,核桃滿枝,瓜果滿樹。

  貧困户姚志文門前紅的、黃的、紫的格桑花競相開放着,這片花海是劉書記親手種的。劉書記是一個心裏充滿詩和遠方的人,他喜歡看書,寫詩,爬山。幾年來,他不僅為穆寨歌唱,還為她寫下了上百首詩歌。單從《尖山晨語》《金色的姚坡》《穆柯寨的秋天》……這些名字,我們就知道詩裏飽含着對這裏的愛。

  劉書記寫道:“我是在穆寨蘆葦花最潔白的寒冬到這裏來扶貧的,我被這陽光下的光芒所感動。她那麼純潔,那麼從容,那麼堅韌。有蘆葦花的地方,就不會有困難,有蘆葦花的地方,要更加美麗富饒。我要接受蘆葦花對我的檢驗,我要讓穆寨在歌聲中美起來,讓穆寨人在勞動中富起來……”

  “穆寨就是我的家,那一天手拉手去看蘆葦花,白浪婆娑訴説着我的心裏話,潔白的花海是愛的無瑕……”多浪漫、多柔美的一首歌啊!它早已在穆寨傳唱開來,穆寨的姑娘們説:“這歌彷彿就是寫我們現在的生活呢!”

  金步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