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貧路上
2020-10-19 15:18來源: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劉婧媛

  大學畢業第一年,我就考上了縣政務廳的公務員。在親鄰好友的一片羨慕聲中,我滿懷信心地走上了工作崗位。

  一星期後,領導安排我和一老同志一塊下鄉。記得第二天早上臨出發時,領導握着我的手説:“下鄉很辛苦,希望你這個從小在城市長大的娃娃能夠挺住,多多磨鍊自己,好真正為老百姓做點事……”我一邊答應着,一邊心裏想着:不過就下個鄉麼?這有什麼了不起的!我年輕,身體倍棒,平時沒事就喜歡去鄉野感受大自然的風光……真是小事一樁啦,領導根本用不着這麼語重心長地跟我説這麼大一堆話。

  我們去的那個地方叫麥嶺山,這裏不通公路,全是山間羊腸小路,翻過幾座山,然後順着山谷走,這裏雲霧繚繞,如入仙境,行走了幾個時辰,天快黑時才到達目的地。傍晚彩霞滿天,如詩如畫。各種野花遍地都是,清泉甘甜如酒,村民純真樸實善良,我直呼:這簡直就是世外桃源嘛!隨我一同去的老同志衝着我笑了笑説:“先彆着急評論,等你安心在這裏待滿十個月再説!”

  “十個月怕什麼,這麼好的地方,再來一個十個月我也不怕的!”我心直口快地回着老同志的話。不過,我當時心裏也的確是這麼想的。

  但是,半個月後,我再也沒這麼豪氣干雲了。

  山裏沒電視和網絡不説,還經常停電。尤其是山裏的蚊子及一種不知名的蟲子,對我更是一種災難。因為我屬於過敏膚質,只要被這種蚊子或蟲子一叮咬,就會起一大片紅疹子,瘙癢難耐的我忍不住便要抓撓,一抓撓,就會慢慢潰爛一大片,隨後就是醫治好了又被咬,被咬了又醫治,治好了這一塊,那一塊又被咬……總之,像是綿綿無絕期。還有洗澡和吃水都是問題,村裏只有一口井,用水要去山下一里外的井挑水吃。山路崎嶇,每挑一次水都不容易,所以水在這裏非常金貴。

  如果説外在的生活條件及身體的傷患我還能忍受,但原本我以為淳樸善良的村民,總會因譬如他家的牛踩踏了我家的莊稼、張家的雞吃了李家的菜等一些雞毛蒜皮的事,讓我大傷腦筋。我勸了東家勸西家,最後卻落了個兩頭不討好。這些事還只是小事,最氣人的是,有些人,你明明是一片好心,讓他家孩子別早早出去打工,好好讀書,他卻偏偏不領情,説這是他的家事,不用我管,也不歸我管。還説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?先不説家裏沒有錢再供孩子讀五六年書,單是這五六年讀書的時間,在外面好好幹,對家裏也是一大幫助了。又説我這從城裏來的娃,不知道窮人家的娃得早當家,不知道窮人家的娃就算讀了書,也沒幾個能走出大山的等等。

  一個兩個三個……短短十幾天,村裏已有六個還未初中畢業的孩子打工走了。老同志看着我一天比一天沮喪的臉,拍着我的肩膀,鄭重地説:“扶貧路上,任重道遠,你先別急,咱們一起慢慢來,先找準能夠解決他們貧困生活的辦法,讓他們遠離貧困,只有這樣,那些孩子才不會為生活所迫而早早失學!”

  “可是要先解決他們貧困的生活,幫他們發家致富,談何容易……”

  老同志笑着説:“你能有這種意識,這是好事。就因為不容易,我們才要更不急不躁地來幫助他們,多想方法多想點子來改變這裏貧困落後的生活環境,改變他們的思想觀念……”

  有了老同志的鼓勵與安慰,我心裏開朗了很多,但偶爾還會給父母親朋打電話訴説山裏的辛苦。

  但當有人建議我乾脆下山換一份工作時,我仍然會告訴他們説:我喜歡這山裏,你不知這裏的空氣有多清新,蔬菜有多新鮮,夜晚由樹梢升起的月亮有多圓有多亮……我要同我的搭檔一起,把這裏建設得更美更好,絕不中途退縮,就算路途再遙遠,再艱難,我也要一步步走下去。

  如今三年多過去了,我依然在這山裏駐紮着,山裏因為我帶領村民種的樹苗及天麻、木耳、香菇都獲得豐收,慢慢地家家的生活條件有了一些改變,失學的孩子幾乎沒有了,村民們也漸漸更加信任與瞭解我了,他們再也不把我當那個不懂人間疾苦,不懂生活艱難的城市娃娃看了……如今,他們正在計劃搬遷到山下鎮上的移民點,政府正在為他們修建小區,不久的將來他們就會過着城裏一樣的生活,好日子即將來到,幸福將像花兒一樣綻放。

  劉萬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