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欄語
    2020年是決勝全面小康、決戰脱貧攻堅收官之年。為了反映全面小康和脱貧攻堅,用文學藝術銘記曾經的努力和付出,西安報業傳媒集團(西安日報社)、陝西禧福祥品牌運營有限公司共同舉辦“第五屆‘禧福祥6年西鳳·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’全國青年散文大賽”。
    即日起,“第五屆‘禧福祥6年西鳳·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’全國青年散文大賽”啓動,本網開設專欄,持續更新中選散文,歡迎文學愛好者積極參與。
大賽介紹
    備受全國青年作家關注的“第五屆‘禧福祥6年西鳳·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’全國青年散文大賽”啓動,將歷時近5個月,計劃擇優刊發參賽散文100篇,由著名作家賈平凹、紅孩等組成的評委會評選出16篇不同獎項的優秀散文,金獎為10000元獎金。
散文展示
    這是小陳在扶貧工作中聽到的印象最深的一句話,是一位老大娘説的。大娘姓柳,她家因老伴傷殘致貧。老頭子當年以開拖拉機拉煤為生,有一天他給鄉里煤廠拉煤時連人帶車翻下崖去了。
    孫大爺是村裏的低保户,今天他準備好好蒸一鍋饅頭。面是昨晚上就提前發上的。今天天剛微明的時候,孫大爺就一骨碌爬起來,仔仔細細清洗雙手後,便貓着身子開始認認真真揉麪,微黃的燈光下……
    上學時,聽老師講孫犁的《山地回憶》,看到故鄉“阜平”二字赫然印在課本上,甚是激動。正因此,“山地”似乎成了阜平的專屬稱謂,一説山地,就想到阜平。
    去年“雙11”的前一天是個禮拜六,上午正在和朋友打乒乓球時,我接到快遞小哥的電話,有包裹到了,我非常奇怪,因為最近並未網購。
    青草附和着殘陽,將衣裳換做昏黃,舒展的腰肢在風中肆意搖擺。黃牛無心甩着尾巴,心滿意足地邁着步伐。直到哞哞聲響起,繩子那頭古銅色的手臂拽着它離開山坡。就這麼一草一路,一人一牛,此起彼伏的身影在夕陽下晃晃悠悠……
    一場疫情把寒假和暑假連了起來,日子沒頭沒尾,對疫情的惶恐似乎已經遠去了,尤其在我們這個西北小城嘉峪關,人們基本已重拾出行自由。新學年眨眼就要開始了,我心想這個暑假還是要出去溜達溜達,不然,待在家裏我都快窒息了。